地方
频道

北京

天津

上海

重庆

河北

河南

山东

山西

云南

宁夏

广西

贵州

吉林

辽宁

黑龙江

香港

澳门

陕西

甘肃

青海

福建

浙江

湖南

湖北

江西

江苏

安徽

广东

海南

四川

西藏

内蒙古

新疆

台湾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民生公告 >> 内容

定边县黄伙场村支书王仕斌贪污为何没人敢管?

时间:2012-4-28 1:23:41

  核心提示: 尊敬的各位网友:您们好!我们是定边县学庄乡黄伙场大队的村民,因我村村支书王仕斌一手遮天、欺压百姓和骗取、侵吞各种惠农补贴,引起民愤。我们向乡、县纪检部门反映迟迟不予处理,为此我们请求网友关注此事...

尊敬的各位网友:

    您们好!我们是定边县学庄乡黄伙场大队的村民,因我村村支书王仕斌一手遮天、欺压百姓和骗取、侵吞各种惠农补贴,引起民愤。我们向乡、县纪检部门反映迟迟不予处理,为此我们请求网友关注此事、媒体记者来我村采访报道,促使政府部门彻查我村账务,罢免王仕斌村支书一职,还黄伙场村民一个公道。
    现将黄伙场村支书王仕斌一手遮天、欺压百姓、贪赃枉法的事实反映如下:

    称王称霸 结党营私

    王仕斌早年放板出身,经常把还不上板钱的赌徒打得呼天抢地,这点在他当上村主任之前就远近闻名,从黑道上称他为王五爷就可见一斑。
    这些年国家对农村补贴力度加大后,看到有利可图的王仕斌于2000年通过各种手段当上了村主任。按理说,村官就该尽职尽责为农民办实事,但王仕斌当选村主任后不但不为村民办实事,反而把赌博场上的恶霸习气带到了村主任的岗位上。
    为了巩固自己的地位,本来弟兄就多的王仕斌拉帮结派、拈香结拜构成“十大弟兄”的利益团伙。王仕斌利用手中的权力,加上通过结拜“十大弟兄”巩固了自己的地位后,肆无忌惮地把亲属和关系好的人发展为党员、入党对像,为这事已故老支书刘怀全曾公开表达不满,王仕斌为了教训老支书,当着村里人的面把老支书连扯带磨,老支书刘怀全为此病倒卧床不起,于当年含恨去世。
   “收拾”了老支书后,王仕斌独揽大权,以权谋私、殴打不服他的群众就成了常事,经常被打的人敢怒不敢言,有的社员因为害怕远走他乡。王仕斌于2005年被他当主任期间发展下的党员选举为村支书(其他党员迫于其淫威而屈服),从此,黄伙场就成了以王仕斌为首的利益派系的天下。

    一手遮天 欺上瞒下

    从王仕斌2000年当上村主任、2005年当上村支书到现在的十年间,黄伙场大队的事情是他一个人说了算,村里的账务从来没有公布过。他利用手中的权力侵吞各种惠农补贴,瞒报、虚报从上面骗补偿款。可普通农民不仅没有得到实惠,正当的利益也经常被王仕斌侵害。
    退耕还林补偿、土地直补是国家近些年实行的惠农政策,但好政策到了黄伙场就成了王仕斌以权谋私、欺上瞒下骗取补偿款的大好机会。拿退耕还林来说,2002年,国家政策是耕地退下来载上树木林草才能拿到补偿,但在黄伙场,普通老百姓在退下来的耕地上辛辛苦苦载上树木林草,却经常因申报不上而拿不到补偿款,但那些与王仕斌关系好的人和其亲属,在退下来的耕地上一棵树也没栽却照样拿到了补偿款。更让人气愤的是,九年来,王仕斌不仅以村上开支为由公然从每亩退耕地上抽两元钱,村上三千多亩退耕地,每年扣近7000元,九年共被他私扣多达六万多元。非但如此,他还把乡政府占黄伙场大队的集体土地、自己在外面买的林地通过申报如数拿到了补偿款,尽管这些林地上并没有几棵树。
    2008年前后,上面扶贫办给黄伙场大队硬化水场和修水窖指标各160个,村支书王仕斌向不知情的群众每户收400元,说是给硬化水场。后来群众从别村知道硬化水场和修水窖都是县上给补贴钱,经过群众的次反映,王仕斌才给交钱的群众退了330元,但有些没有硬化水场和修水窖的群众,王仕斌只给退了二三百元。让村民们气愤的是,普通人家硬化水场和修水窖后并没有领到补贴,而那些王仕斌的亲属和关系好的人没有硬化水场或修了个假水窖(只做了窖口、向下挖不到一米盖上井盖)却领到了补贴。
    王仕斌以权谋私、欺上瞒下在土地直补上表现的淋漓尽致。如果不是去年冬天新选上的村主任从乡政府拿到黄伙场大队土地直补统计表,我们愣农民也许到现在都不知道村上土地直补的腐败:全村742个人,每人每年平均拿8亩地的土地直补,这样算下来全村共5936亩土地;但在村主任拿到的土地直补统计表上,黄伙场村共6556亩土地,人均下来应该是9.28亩,而且统计表上多出了了16个空户头。
    真相终于大白:五年来,村支书王仕斌侵吞农民土地直补亩数多达620亩。这620亩的土地直补,被村支书王仕斌通过捏造空户头、虚报人数,伙同其亲属和关系好的人分赃了。
    王仕斌像这样通过手中权力欺上瞒下、侵吞骗取各类惠农补贴的事例还有很多,像上面给下来的危房改造款、扶贫款、专业合作社基金款、救济粮、养殖款、低保、苜蓿籽、粉碎机、铡草机等,那些贫困、需要帮助的村民得不到,都成了王仕斌、其亲属和关系户的福利。

    独霸水坝 无法无天

    近几年,黄伙场村开采出了油井,但普通农民没有见到一点利益。按照常理,油井打在谁家地上,那家就应该获得供水的机会,但村支书王仕斌不仅独占了几十口油井的供水生意,而且把1969年全县人民修下的营盘山水库也独霸了。村民眼睁睁看着王仕斌把自家地上的油井供水生意抢走,连大气都不敢出。现在,王仕斌在水坝边搭个棚子,守着水坝卖水,全县人民辛苦劳动修筑的水坝就这样被王仕斌独霸了,普通人要用水还得买。
    经过这些年的一手遮天、拉帮结派,黄伙场大队成了王仕斌的一言堂,村上被以他为首的“十大弟兄”搞得乌烟瘴气、人心惶惶。这几年,他们打伤了不少人,虽然通过不法手段获得了不少钱财,但王仕斌并不满足。去年,一个给钻井队送管子的司机,就因为开车经过他身旁快了点,就被王仕斌差点打死,最后还讹了人家800元。
    去年冬天,村上换届选举,王仕斌不出意外以全票当选黄伙场村村支书,这当然少不了他多年发展的党员的支持,不是他发展上去的党员迫于他的淫威也不敢投反对票。但在选村主任一职上,村民们忍不下去终于爆发了:他们推举了能代表多数村民心声的李录峰当村主任,而村支书王仕斌推举的人选只得到了几张选票。
    代表大多数村民利益的李录峰当上村主任后,才发现开展工作太难了。上任三个多月了,新当选村主任李录峰平时进不去村委会办公室不说,连最基本的交接手续、账务都在村支书王仕斌的作梗下完成不了。非但如此,王仕斌的同党、上届村主任吕文智仍然在正常办公。半个月前,吕文智不知从哪里弄的村上公章,继续给别人办手续盖章子。因为村务公章在新当选主任李录峰手中,村民怀疑吕文智涉嫌伪造公章。
    上述类似的事情还有很多,有待于记者同志下来调查核实。对于恶霸王士斌这样坑害国家和农民的村支书我们实在忍不下去了,这次我们村民上下一条心,不告倒王士斌誓不罢休。


    此致
                                   
                                      反映人:黄伙场村民


                                         2012年4月15日

本文关键词:定边 边县 县黄 黄伙 
 
共有评论 0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服务条款 - 法律声明 - 刊登广告 - 合作加盟 - 投诉建议 - 联系我们
  • 民生热线(www.zgmsrxw.com) © 2019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中国互联网协会经营性网站备案信息不良信息举报中心北京网络行业协会网络110报警服务无线互联网业自律同盟北京文化市场举报热线

    《民生在线》周刊编辑部、 《香港访谈》杂志社联合主办 投稿投诉QQ:779127119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 编号:2304068 发证机关:国家广播电影电视总局
    京ICP备1100856号